在蛋頂上聽卡列拉斯

由於今年平均兩個月就有一次旅遊,灑了大把的小朋友在玩樂上,卡列拉斯的演唱會又是臨時插入的行程,因此預算極度縮水,只能買最便宜的票過過乾癮。心想既然只能買最便宜的票了,也不想坐到角落,一不作二不休,索性買在正中央的蛋頂。

由於在演唱會開始前先去看了場電影,散場時已將近六點半了,要在七點半前從西門町到小巨蛋去實在有些匆促。還好,只花了不到二十分鐘就抵達目的地;但停車場中等著停車的人還真著實不少,再加上停車場的動線不佳,害我連節目單都來不及買,幸好有在開演前三分鐘勉強趕上。
 


當會場的燈光暗下時,依序出場的是在這次在台灣的四場演唱會中,與卡列拉斯合作的高雄市立交響樂團。當團員們定位之後,指揮──大衛˙賀曼奈茲,與今日的主角──荷西˙卡列拉斯,相偕在聽眾們的掌聲中出場。在樂聲中,卡列拉斯開始了今天的第一首歌,新月。
 


這次的演唱會,是由卡列拉斯每演唱兩曲後,中間穿插一首演奏曲的形式,前後兩場共十二首曲目。在這之中,卡列拉斯選了很多義大利的民謠與情歌;可惜對於義大利民謠,我所知實在有限,除O sole mio外,也就只有Santa Lucia了。再加上手中沒有節目單,無從得知歌曲的深刻內涵,但也因此能在沒有預設立場的情況下,更加用心地聆聽與感受每段樂音中蘊含的情感。當然,每一首歌在卡列拉斯渾厚而具穿透力的嗓音下,皆是扣人心弦;但我始終醉心於第三首的憂鬱,身旁的他則偏愛上半場終曲的繾綣。
 


為免遺憾,中場休息時便迫不及待地去補買節目單;當發現已經沒有節目單時,實是晴天霹靂外加五雷轟頂……不死心地再到隔壁櫃檯看看,雖然也早已告罄,不過在工作人員立即補述還有一百五十本隨即送到後,這才鬆了口氣。須臾,節目單總算到手。迫不及待翻開一瞧:名為<燕子>的第三曲果是首悲歌。以自己即將與情人永別的情景,與燕子雖今日離去,但明年仍會歸來的習性為對比,唱出離別的憂鬱。而第六曲的<禁忌之歌>,據言為卡列拉斯獨唱會必備的壓軸曲,敘述少年男女對愛情的憧憬與甜蜜。雖然我們都聽不懂歌詞的意思,但歌曲中之涵義,透過卡列拉斯獨特的詮釋,我想,我們確實地接收到了。
 


下半場的第四首<普西烈可的漁夫>,還有最後兩曲<醉人的夜晚>及<浪漫的吉他>也令我印象深刻;高雄交響樂團的表現亦堪稱可圈可點,讓我們在浪漫的氛圍中度過一個美好的夜晚。只是小巨蛋的場地實在太大,卡列拉斯不得不依靠麥克風來演唱。用麥克風倒還不打緊,小巨蛋的音響設備實在不是普通糟糕,後面的聽眾只能聽見很糟的音響從遠方傳來的聲音……拜託,再便宜也是花了一千二好不好,這樣的品質能對國家社稷交代嗎?雖然場地沒有小巨蛋大,但若是國家音樂廳,我想應該能有更完善的呈現才是。
 


節目單上的十二曲都已演唱結束,不過想當然耳,我們會放過安可曲的機會嗎?據說卡列拉斯在高雄場唱了五首之多,我們自是滿心期待能聽到更多好歌。在滿室的鼓掌聲與此起彼落的叫好聲下,卡列拉斯再度出場,讓意猶未盡的聽眾們一飽耳福。如果我沒記錯,在安可曲的第二首出現了大家耳熟能詳的Santa Lucia,第四首也不能免俗地獻上一首中文歌曲<在那遙遠的地方>,更讓聽眾們驚喜萬分地起立連聲讚嘆;最後則用O sole mio來結束這一晚的精采演出。雖然安可曲比起高雄的六首還少上一首,但也足令人心滿意足、乘興而歸了。
 


三大男高音中,一直以來就是偏好卡列拉斯。雖然比起另外兩位,卡列拉斯確實顯得較為低調,但他獨特的憂鬱氣質始終吸引著我。正如他自己所說的:「The reason romantic and melancholy songs dominate my repertoire is obvious: I am, above all, a romantic and melancholy person.
 


既浪漫又憂鬱,這就是我所欣賞的卡列拉斯。

 




 





 
  



2 則留言:

  1. 話說小巨蛋音響真的很爛
    第二天我爹娘去聽喜多郎
    坐在第六排聽到音樂聲音很大時居然會爆音.....
    真的是要檢討一下啊......

    回覆刪除
  2. 是喔...
    那,總結,
    小巨蛋是個爛場地,買前面買後面都很爛。

    回覆刪除